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免费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悔

乘龙佳婿: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悔

小说:乘龙佳婿作者:府天

    和大皇子勾结的那几家绝不会有好下场,这是冼云河在束手就擒之后,看到许澄官帽被朱廷芳射掉时,就已经在心里断定的。所以,此时他听小花生这辩解,更在意的不是那几家怎么被收拾的,而是小花生嘴里这两个很奇怪的称呼。

    很快,他就认出了女扮男装的朱莹,旋即目光就落在了刚刚说小花生同样有重罪的那个俊逸少年身上。他比涉世未深的小花生,又或者蒋大少这样的纨绔子弟要知道得多一些,毕竟,他不但狠狠揍过大皇子一顿,还在夜深人静时悄悄去试探过大皇子,于是知道一点内幕。

    所以,他盯着张寿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沉声说道:公子便是张博士?你一手造出了那效率数倍于从前的新式纺机,如今却看到沧州这幅光景,不知心情如何?

    老咸鱼这时候却不做声了,自己外甥的脾气,他当然很清楚。一般人被逼上绝路顶多也就是占山为王,敢于拿朝廷官员开刀已经是很有魄力了,至于像冼云河这般挟持大皇子呵呵,那简直是属于吃了熊心豹子胆。

    因此,人此时胆敢质疑张寿,他虽有些担心激怒了这位国子博士,但到底没有阻拦,只是悄然偷窥张寿的表情。

    而张寿一把拦住要发脾气的朱莹,却是气定神闲地说:早在做出东西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也许有利,也许有害。但如果我藏着掖着,自己开一两家工坊先捞一笔,也会有人千方百计窃取技术,不多时也会天下皆知。

    除非东西做出来却束之高阁,否则,如此利器一旦面世,是不可能埋没的。奸商倚仗来压榨纺工,欺压寻常机户,自然是大害,但如果能够推广得好,那么天下种棉花的人会越来越多,纺出来的棉纱会越来越多,最后制成的棉布,做成的棉衣也会越来越多。

    冼云河一下子目光犀利了起来:那张博士就没想过,如今只是奸商大户逐利,于是就会逼得一群纺工家破人亡。如果天下农人也因为棉贵而不种稻麦,改种棉花,那么,天下粮田你觉得会少多少,天下粮食缺口又会有多少,又会有多少人饿死?

    而且,你怎能保证棉布真的会便宜?你又怎能保证天下贫民能买得起那便宜的棉布?你眼中的便宜,和寻常百姓眼中的便宜,从来就不是一样的!

    小花生只觉得张寿说出来的话很有道理,而冼云河说出来的话,同样很有道理,只能用求助的目光去看阿六,却发现一旁这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冷漠少年竟是表情纹丝不动。仿佛是觉察到了他的视线,阿六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就摇了摇头。

    见小花生满脸茫然,阿六就淡淡地说:我从不想那么多。

    既然想了也不明白,那么就相信该相信的人好了。

    而朱莹却没注意到阿六和小花生这别扭的交流,因为冼云河这话着实是激怒了她。没等张寿开口,她就直截了当地说:照你这么说的话,燧人氏根本就不该去钻木取火,因为一旦人掌握了用火,一个不小心让火蔓延开,就会毁坏房宅田地甚至于树林,造成莫大的损失。

    而且,别有用心之辈还会因一己之私去纵火!

    再者,照这么说,也不用造什么刀剑武器,更不用想方设法地琢磨火药,因为有了这些东西,打仗死人更多不说,平日冲突起来,也会动辄造成死伤。至于研制火药的时候,军器监几次爆炸,死了多少人?可如今天底下不少矿山全都是由军器监派人火药炸开,多少矿工都不用火烧水激来探洞?

    朱莹越说越高声,尤其是看到冼云河盯着自己的眼神充满着不可思议,她就觉得心里更不痛快了:我说得有错吗?阿寿做出来的好东西明明是为天下纺织的人减轻工作的,可那些奸商却因此牟利,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张武和张陆去邢台前,他还让他们做了各种各样的应对计划,还让张琛去帮他们呢!至于你说天下人逐利,这也是可以另外想办法的!

    见朱莹气得粉面通红,张寿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用担心这位大小姐。

    见冼云河登时沉默了下来,他就镇定自若地说:莹莹说的这些话,也是我想说的。你担心的这些,确实很可能发生,但为人不能因噎废食。有些东西我没有做出来,那么也许就会有别人做出来。所以,我不后悔。

    天下之大,并不只有一个大明,如果让别国的人发现这样的先机,届时商人逐利,不断改进技术,你觉得他们是否可能把价钱降到现在朝棉布价格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五分之一?而如果棉布太多,本国卖不完,再运送到布价高昂的大明来,这难道不可能吗?

    届时这些棉布充斥于我朝天下,你觉得像你们这样的纺工也好,棉农也罢,包括织户,能活否?当然,棉田侵占粮田,在他们那边也一定存在。到时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开疆拓土,在别国的土地上种粮食,另一种便是和研究如何高效纺纱织布一样,研究高效种粮。

    如果后一种尝试成功了,当他们能在同样的土地上种出我们一倍两倍三四倍的粮食时,那么,焉知会不会有一船船的粮食从海外运来,然后在全天下贩卖?这甚至都不用别人的船,就你说得那些逐利之奸商,他们全天下卖高买低,不会放过这种赚钱机会的。

    别说冼云河,就连老咸鱼,也被张寿这种朴素却恐怖的真理说得不寒而栗。

    他们都不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升斗小民,他们知道,当外来的米粮和布匹全都比本地产的更贱时,那绝对不会是一件万民大众拍手叫好的事。那时候,必定会有无数人在价格低贱的米粮和布匹面前饿死,冻死

    可即便如此,冼云河还是硬装得不以为然:天下哪有能用米粮和布匹倾覆大明的大国?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回答冼云河的不是张寿,而是老咸鱼。他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见冼云河微微一愣,他就说道,你别忘了在遥远的西方,其实并不是没有大国

    张寿见这舅甥二人你眼看我眼,眼神明显不太对劲,他在心里画了一个更大的疑问号,随即就直截了当地说:所以,我对你舅舅从海外得来的那些农作物很感兴趣。如果能够培植成功,那么不但餐桌上多了很多新鲜的菜肴,也许贫民在希望饱腹时也能有别的选择。

    我已经把他的事情详细禀明皇上了,建议在国子监中设立农科,聘他为农科博士。当然,前提是他真的能够指导人培植成功,而那些作物又确实被证明为无毒可食用。

    冼云河顿时呆住了。再看老咸鱼时,他就只见舅舅不但没比自己好到哪去,甚至还在喃喃自语,又用双手使劲拍脸,分明是在确定是不是在做梦!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声音干涩地说:国子监设农科张博士你就不怕朝中那些觉得国子监就应该读圣贤书,写圣贤文章的儒生谩骂不休,天天戳你的脊梁骨吗?

    我当然怕。

    张寿故意停顿了一下才吐出那个怕字,随即就若无其事地说:但感谢太祖皇帝,他留下了不少很好的前例。而且在他那个时候,国子监本来就有这些科目。所以,之前重开算科,那是复我朝太祖皇帝祖制,回头重开农科,同样是复祖制!

    老咸鱼在张寿一提到太祖皇帝四个字的时候,就一下子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激动了起来,

    等张寿口口声声地复太祖皇帝祖制,之前还想客气谦虚推辞一下的他,顿时迸出来连他自己都意外的话。

    那些读死书死读书的老学究算什么老子当年又不是没读过书!

    听到这里,朱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等老咸鱼面露尴尬,她才立刻一本正经地说:满朝官员当中,有通情达理的,有宽容大度的,有远见卓识的,也有固步自封的,更有不可理喻的你到京城就知道了,各种各样的人,可不止读死书死读书的老学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