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亡灵小说 > 画妖1 > 第103章 诡异

画妖1:第103章 诡异

小说:画妖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啥啥屁股老郑吃惊的张大嘴。

    我点点头不错,屁股,这是一个人类和蜂类的过渡态,拥有水桶那么大的腹部,在尾巴尖,有一根细长的大概就这么长的一根长针。

    我用手给老郑比划着,他彻底迷乱了。

    老哥,你是咋知道的它到底长啥样老郑骇然的问。

    我苦笑道老郑,我也是借着孩子弥留的魄念,看到了它一半的身子,只有另一半没看到,不过,我可以把下面部分给你画出来。

    老郑眼珠微颤的看着我,满脸的不可思议,一方面他毕竟是公安系统的人,什么都要讲究个科学逻辑,这从死人身上看东西,也要说明个因果,而另一方面,他可是当年和二叔一起从僵尸魔爪下逃出来的这世界上,确实有脏东西一说,可我现在描述的情形,有点儿太匪夷所思了,这要是换做其他人,肯定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

    老郑懵逼的许久不语,我想到了一点,说对了,老郑,这喇嘛山附近几个村子里,上了年纪的人,50岁以上的,我想看看他们的资料,你这里应该有吧,不分男女。

    老郑疑惑的问你看那干啥

    他话音刚落,突然那潜伏在雅若身体里的冥蚕,向我发出了求救信息,我赶紧把思维切换了过去,惊得身子一抖酒店出事了

    老哥,你要干啥见我将一个模样古怪的虫子放在女尸脖子处,老郑吃惊的问。

    我笑着说稍安勿躁,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要见死者遗体,我自然是有自己目的的。

    冥蚕之所以能控制人心,完全是靠影响魄念,魄这个东西,储存着人的记忆,活人如此,死者亦然

    尸体没有彻底腐烂,那就仍然残留着魄,汲取魄念加以解读,可以还原案发现场最真实的一幕,让死人开口说话如此一来,案件的侦破就容易多了

    我这两天可没闲着,临字诀发挥的精神力,让我可以从别人乱七八糟的记忆中筛选出想要的东西,至于其他的时候偷看她父母办事儿,几号来例假之类,这些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

    冥蚕钻进了女尸脖子里,开始迅速吐丝,如同信号源一样,根根细如射线的蚕丝游走于女体的四肢百骸,她临死前的种种意念开始涌入我的大脑

    事发当晚,一切正常,看不出任何灾难的预兆,女人白天务农,男人在镇子上当修理工,晚上全家吃完饭后,看会儿电视就睡觉了。死者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遇害的,所以我从她记忆中似乎也搜不到有价值的线索。只能隐约感同身受她睡梦中遭到电击那一刹那的麻痛

    老哥,这怎么个意思老郑在一旁不解的问。

    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我有些烦躁,将冥蚕从女尸脖子中取出后,再让它钻进男人的伤口。

    所得到的结果一致,男人更是没心没肺,什么有价值的也看不到,不过,他承受的电击比较猛,能感觉到凶手先下手的是他

    什么东西能放电呢我很纳闷儿这家人门窗紧闭,凶手也进不来呀难道,是阴间的东西钻出来害人这似乎不大可能,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穿梭阴阳害人的也就是那假雨,但他似乎没必要这么做,时间节点也对不上,这脏东西杀人有些日子了。5s

    最后,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当冥蚕刚一钻入那六岁孩童的脖梗时,敏锐的精神力立刻捕捉到了有用的信息,激动的我身子一颤。

    灰蒙蒙的屋内,月光洒在地上,屋子里有一定的可见度,这个叫涛涛的孩子承受了猛烈的电击,已然丧失了行为能力,屎尿都屙在了炕上,但和父母不同的是,他的意识似乎并没有完全弥散,只是处于一种介于清醒和昏迷之间的弥留状态。以他的视角,我看到了可怖的一幕

    父亲仰卧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他像是一根儿绷紧的弓,身子依旧在本能的抖,但双目紧闭,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令人恐怖的是,一个可怕的怪人,正在骑蹲在父亲的脸上,一大坨半透明状,油黄薄膜的像是蜂类的肚囊子,耷拉在爸爸的额头处,这肚囊子好大,跟水桶一样,黑黄相间条纹在月光的反射下触目惊心。

    涛涛此刻已经没有任何思考能力了,他的大脑皮层完全麻痹,连恐惧的本能也丧失了,所能做的只是在弥留之际无意识的观察,然而,正是这临死前的记录,让我看清了脏东西的真面目

    说它还算是个人,完全是由腿的轮廓得来的。5s涛涛夹在父母中间睡,弥留的眼神,只能观察到那家伙的腿和肚子。它的腿,还是人类的比例以及弯曲构造,但是太细了,简直就像胳膊一样,精瘦枯槁,乌黑油亮的仿佛沥青炼的,上面长满了倒刺,可以隐约的看清嵌在内部的肌肉脉络。

    太不可思议了,这他妈什么东西完全像是马蜂和人类的过渡态,蜂类的腿都细如根须,这家伙的明显就是灵长类的特征

    我脑子快速的转着,想起了婷婷,以及喜神村那些素未谋面的孩子们。难道这是遗失在人间的半妖长大了

    接着更令我咂舌惊愕的一幕出现了,那家伙肥硕软踏踏的肚囊子,继续往前挪蹭,盖住了涛涛爸爸的脸,从尾巴尖儿的位置,探伸出了一根细长的黑针

    我去我终于明白了,这家伙就是靠这个吸血的

    黑针从腹部探出,足足有040公分长,精准的刺入了涛涛爸爸的动脉,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并不是吸血,而是令人有些恶心的过程,但见那怪物半透明状的肚腩中,油黄的液体翻出了一层层细密的气泡,就像是尿液表面的泡沫一般,无比的恶心,咕噜咕噜的,像是沸腾,液面缓缓的降了下去,与此同时,我听见了类似于咳嗽的声音,十分苍老,男女莫辨,不由的菊花一紧,糟心到了极点。

    不用说,这咳嗽声一定是这王八蛋发出来的,我擦它它他妈的居然能咳嗽,马蜂可不会咳嗽啊只是听不出来是老太太的声音,还是老头子的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家伙只是下盘像马蜂,那恶心的肚囊子还黄黑相间,但马蜂的腹部可不是半透明的啊,这家伙的肚子,就像是个6丝厚的大塑料薄膜口袋,上面涂了颜色而已。

    我擦它是在注射,把肚囊子里似油又似尿的液体注射进涛涛爸爸的动脉系统中,肚内的液面在下降,密集的泡沫在富集,仿佛是经历了一个乳化的过程

    接着,液面又升了起来不过此刻,可以明显看到里面的液体不再是浑浊的油黄,而是瞬间被血色所染,尿泡子成了黑红,泡沫依旧,无比的骇人恶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