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剑三/花琴]大音无弦 > 22.篇十一 乌夜啼(下)

[剑三/花琴]大音无弦:22.篇十一 乌夜啼(下)

小说:[剑三/花琴]大音无弦作者:宵熠

    是商岭闭着眼,极轻极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林白呼吸一滞,商岭离他很近,眼睫像要扫在自己的面上,呼吸声有些局促紧张,温温热热吐出一片白气,将那雪蒸化得一片微冷。林白只觉一双冰冷的手触在自己的脸面上,他下意识瑟缩一下,却没有逃脱。商岭微微睁开眼,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眼里的光色温柔得要涌出三月春江来。林白骤停的心子又骤动起来,一声一声,极响。

    初雪静而无声,于他满天喧嚣。

    商岭无比小心,至于虔诚地捧着他的脸,双唇相抵的时候,一切仿佛又归于岑寂。

    林白的目眶有些发酸,竟兀然有了想要流泪的冲动。

    天欲雪,云满湖,楼台明灭山有无。

    天候逐渐冷了,秦宅仍旧一身缟素,秦夫人头七时,秦飞雁便能够下床走路了。秦家女儿小名阿敷,秦飞雁卧床时日日侍候在侧,轻言絮语说一些暖心话,老头儿能下床了,她便冷肃起一张脸,干净利索地操办起娘亲的白事来。陪伴秦飞雁的事情,便都落在了秦安身上。

    秦飞雁由秦安扶持着,拄着一截被虫蛀秃的木拐,一路走到檐下,彼时商岭正与林白并肩而坐,说着入冬初雪之事,见得老人颤颤巍巍过来,便都站起身。秦飞雁一见商岭脸面,先是道了声谢:那一晚承蒙先生相救。他明亮的眼睛在商岭面上一顿,又道:三年前,在枫华谷的紫源山,我们是不是见过?

    商岭低下头,话说得有些腼腆:先生好记性。

    秦飞雁又见商岭背后携着琴匣,便问:那条金丝楠木呢?斫了琴没有?

    秦安扶着秦飞雁,温声道:父亲,坐一坐罢。秦飞雁的拐杖在地上敲了两声,终于有些不支地坐下了,林白好奇他与商岭的对谈,边帮着老人坐下,边小声道:秦先生,这样听来,你与青峰还有一段缘分?

    秦飞雁拍拍大腿,嘎声爽气笑道:孽缘!孽缘!

    商岭:说来惭愧,后辈不通斫琴之术,那木材寄放在长歌门了。

    秦飞雁眉毛一拧,连叫不好,笑骂:崖牙那小女娃,怕是要将那木头偷偷用去了。

    秦飞雁个性直爽快意,没有半点长辈架子,林白惯喜欢同这样的长辈亲近,三言两语里,便把老头子哄得满面红光,秦安由着他闹,一个人去备茶了。林白笑着道:我倒是好奇您二人之间出了什么事,秦老爱琴如命,好木材竟还能拱手相让?

    商岭面上笑意一僵,看着秦飞雁,耳朵略有些红。

    秦飞雁啧啧叹一声,说:这位商小先生,说什么都不愿意将那木材换给我,钱财宝物也不要,田产家当也不要。那木头若是斫得好,琴音当如昆山玉碎一般明澈温和,那时我恰好想给婉莹斫把新琴,于是便说,这琴乃是为我今生挚爱之人所斫。

    林白听来有些感伤,但秦飞雁却很是豁达,眼中光色平静和润,却又含着深远绵长的思念,他轻出一口气,道:你猜商小先生怎么回答我?

    商岭的脸刷一下便红了,林白蜻蜓点水瞧他一眼,眉眼间漫上点儿温柔颜色。他低下眼眸,视线躲在秦飞雁那老木头拐杖的一处蛀洞上,林白的声气有些虚浮:他怎么说?

    秦飞雁:他说,这木头,他也是要送给至重至爱之人的。年轻人总归有点儿执念,我一把老骨头,怎么好耽误别人一段良缘。于是便将那木头让了出去,不想收在长歌门吃了三年灰,商小先生,三年了,那‘所爱之人’,还未追得到?

    商岭听得这话分分明明是在打趣,但脸上似乎给一盆发红热炭灼过烤过,大抵要滴下血来,出口的话也吞吞吐吐、期期艾艾:还、还未

    秦飞雁摇摇头,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又道:可是长歌门下?

    商岭大气也不敢出:是

    秦安端着茶水从廊下走来,见得商岭、林白皆低着头,一人咬着嘴唇,一人攥着袖角,满面通红、尴尬异常,他将茶托子一搁,疑惑道:你二人是怎的?父亲,您都说了些什么?

    秦飞雁微微一笑,颇为舒怀:人间多是儿女情长哪,惊霜,什么时候娶个姑娘回来?

    秦家老头子鬼门关里走一遭,却又被个万花弟子生生拉回来的故事,在巴陵镇传得风风雨雨,也不知是那个嘴碎的仆从一茬一茬地添油加醋,至于街头巷尾的人见得商岭,免不得交口称赞一番,商岭许是几年被追着骂骂咧咧惯了,忽教人一夸,便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林白倒是替他开心,几天在镇上奔波,脚步也都轻快许多。

    只是突遭变故,耽误了好些时日,那忘弦子的踪迹是益发寻觅不清了,几日分头寻找未果,天气倒是益发寒清下来,乌霾霾一蓬云稠浓得似是一汪入水的松烟墨,沉重而逼仄地紧紧贴着树顶房脊。江南的冷湿阴蚀骨,虫蛇一般冰凉滑腻。林白不大喜欢这冷湿欲雪的天气,他的膝盖前些年漂泊江湖时受过伤,可恨留了痼疾,阴雨天气便隐隐作痛。

    冥冬日短,林白见天色昏昏,又觉风里的水腥扬起来,像把小刀子刮得脸面泛红,他搓了搓手,今日出门急,穿得少,手裸露在风里,不一会儿就僵冷出死白颜色。他站在街口茶肆等商岭,见得那茶铺早便打烊收摊,天地间空空荡荡,一片风声。

    他低头正往手心里呵气,白烟烟的气飘上来,散成一团一团。忽然眼前便拂下一片阴影,他双肩一重,鼻尖裹上一股冷淡的药气,商岭将他的黑氅子披在林白身上,林白见得他眼伤还未好,一块纱带飘飘然地缠着眼睛,一身玄衣在乌沉沉的天底下像根清劲墨竹。他摸了摸氅衣领口柔滑的毛皮,道:你冷不冷?

    不冷。商岭看林白一眼,见他将半张脸缩进毛茸茸的领子去,面颊彤彤两团冻红,一直微微红进眼尾去,那双圆眼睛澈净两点明光,好看得紧。商岭别过眼,道:如今线索又断了,但我心底有些疑虑。

    林白跺了跺脚,膝盖冷冷发着痛,他朝前走两步,边道:是关于秦家的罢?

    商岭颔首:对。

    林白沉吟一阵,却左右言他:我挺喜欢秦先生的。从前读古文,说庄生丧妻,鼓盆而歌。初读觉得不可思议,当真失去时更觉荒唐可笑。‘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原来这世上还当真有这样的人只可惜,林白话一停,对上商岭的目光,商岭静静注视着他,似乎在等待他接着言说,林白叹道:只可惜秦夫人是他人所杀。

    商岭:秦先生也险些死于他人之手。

    林白摸了摸下巴,问:何以见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