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争霸小说 > 烈日乌云刀 > 第八章 疑心病

烈日乌云刀:第八章 疑心病

小说:烈日乌云刀作者:龙动

    段寒炎当然也不太相信,所以,他忽然问道福哥,请问你打算如何治疗我们的这位朋友?

    孟老福连想都不想,立刻道对于如何治疗箭伤?刘涓子鬼遗方这本书中说:如箭在肉中不出,可用半夏和白蔹下筛,以酒服。浅者十日出,深者二十日出,终不住肉中。

    段寒炎没有看过这本书,所以他的眼中,依然还是一种似信不信的神情。

    杜沉非当然也是这种表情。

    于是,孟老福又道治疗箭伤的法子,当然不止一种。孙思邈就用瞿麦丸内服王焘用牡丹与白蔹和酒内服,直到箭镞自行脱出为止。太平广记中说,用米汤灌注创伤,伤口发痒,箭头就会松动,如此,也可将箭头取出

    看来,这孟老福并不是在吹牛皮或者坑蒙拐骗。

    因为就在这一天的晚上,孟老福真的将箭镞从鱼哄仙的胸膛中取了出来。

    对于这一点,杜沉非也觉得很满意。

    所以,即使被孟老福狠狠地敲了一回竹杠,他也觉得孟老福是一个很顺眼的生意人。

    虽然鱼哄仙的伤势并无大碍,但杜沉非还是觉得很不爽。

    让他觉得很不爽的一件事,就是第一翻墙还在狩野那几个人的手中,而且直到现在,他都完全不知道第一翻墙究竟是死是活?

    让他觉得很不爽的另一件事,是他们耗费这么久的时间,千辛万苦绞尽脑汁得到的这些财富,如今又已是一无所有,全都进了别人的口袋。

    难道真的像大学这本书中所言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难道尖峰寨这数百名兄弟,永远都只能是拦路抢劫的山贼?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步入正道?

    假如就这样空手回去,自己从金凤宫、穷流、狩野、鹰巢帝府营救出来的千余个人,又靠什么生存?

    杜沉非想了很多。

    但想得越多,他的烦恼也就越多。

    所以,虽然夜已很深,但杜沉非却还没有睡。

    他们就照着孟老福说的,在这度假村中,租了两个双人间。

    杜沉非与鱼哄仙一间,段寒炎则与卫壮士一间。

    段寒炎、卫壮士二人,早已经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杜沉非很清楚,像段寒炎这种从小就养尊处优的人,并不是一个常常会因为操心而失眠的人。

    杜沉非也很清楚,卫壮士这个人,虽然现在已成为自己的朋友,却没有为这些事操心的必要。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第一翻墙,无论第一翻墙是死是活,和他都完全没有关系,因为这两个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而且,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因而卫壮士也完全不必去考虑,靠什么来喂饱那上千张嘴巴。

    所以,杜沉非很有把握,这个时候,这两个人都一定早已呼呼酣睡。

    杜沉非很想找个人聊聊心事,商量商量明天应该如何行动,才能让自己这一方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他觉得这个最适合商量的人,是鱼哄仙。

    只可惜他已不幸负伤。

    但杜沉非还是忍不住看了看正躺在另一张床上的鱼哄仙。

    此刻,鱼哄仙正闭着眼睛,似乎也睡得正香。

    杜沉非不忍去打搅一个受伤的人。

    所以,就没有人与他商量,也没有人能替他分忧。

    杜沉非的忧愁与焦虑,就又整添了几分。

    孟德哥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于是,杜沉非就开始喝酒。

    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床头,喝着一种叫作得月一一二三的小**装白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