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神话小说 > 乱剑行 > 第五章:风雪中的血(一)

乱剑行:第五章:风雪中的血(一)

小说:乱剑行作者:卢子尘

    显然,这对父女,正是冲着洛怀良来的。

    又点点头,游修北解释道认识的,七年前就认识了,还一起在我那个小破院住了两年。只是后来,他们父女二人不告而别,这却是七年来第一次再遇。

    这话中,可以听出明显的、丝毫不加掩饰的恼怒和不满,梁博首先表明了自己的疑惑,转头好奇看向游修北。

    屋中静逸,却忽然响起滴滴答答的水声,游修北好奇抬头,想要看看良品铺的屋顶是不是漏水了,紧接着,他鼻中又闻到一阵血腥气,下意识再又低下头,果然发现到眼前老者低垂的手臂上,正滴滴趟落着鲜血,染红了地面。

    忽然叹息一声,梁博先开了口,说道都过了这么些年,你戴家现在也就剩下一老一小了,就剩下两口人了,为何还是不能放弃这许多恩怨?你这次来,不过就是想要借草舍那位下的这场雪,好取回几条性命。只是你想过没有,草舍里那位的用意,其实是让你能停在这场雪里头,不再要用鲜血染了这白雪。

    老者抬手,并没有直接回答梁博的话,反而是转向了游修北,脸色显出十分和善慈祥的笑意,说道七年前,你将我父女二人从青水城外的官道上抬回,包扎好我们的伤口,又喂了我父女二人无数粥饭,将我们救了回来。而那时我就问过你,杀子之仇,要不要报,满门被灭之仇,要不要报。你还记得你是如何回答的?

    点了点头,游修北回想起七年前的那个傍晚。那天,他从青水坡打猎后返回,凑巧在青水城外的官道不远处,听到一个女娃的凄惨哭声。当时,那个才六七岁的女娃,身上满是血污,只是抱着一个昏迷不醒、同样一身血迹的老头痛哭,让游修北差点以为是女娃刚刚死了爷爷。

    出于同情,他救下他们二人,只是由于那老头伤的太严重,大多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小女娃又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哭,那时还不到十岁的游修北,为了帮助他们二人,可以说是伤透了神。不过后来,老头终于恢复过来,游修北这才从他口中得知了他二人的一些情况,得知他们遭到仇家报复,满门百十余人全部被杀。

    而他当时的回答就是,这仇要是不报,那些自己费心费力弄来给他们父女二人的米饭、肉食,简直就等于是喂了猪狗。

    梁甄儿捆着一脸无奈的洛怀良,一前一后消失在了良品铺后院之中,而伴随而来的,就是良品铺一如往常的平静和安逸。

    而同一时刻,街道上的寒风,仿佛忽然又寻着了一处可供消遣的好去处,再又呼啸而起,冲过那大开的铺门,直灌入这间无人问津的小商铺。

    发出一声惊疑,游修北却并没有看向梁甄儿和洛怀良消失的方向,反而皱着眉头看向外面空无一人的街道。

    他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这阵寒风,远要比此前的大雪还要冻人?

    正要抬步走向铺外一探究竟,游修北紧接却发现梁博不知何时已然起身,直接站到了自己身前。正欲寻问,反而是梁博头也不回,先开了口这寒风,可不是你能抗的住,若是再朝铺外走上一步,我也无法保证能保下你的性命。

    下意识点了点头,游修北已然抬到半空的左脚,再不敢往前挪上丝毫,当下只是艰难吞咽了一口口气,紧张地朝着空荡荡的街道张望。

    对于修行世界的那些事,那些人,游修北从来就没有真正接触过。而自从五年以前,他那间小破院隔壁建起了草舍,随后青水城中多了几个舞刀弄剑的年轻人之后,游修北对那个神奇的修行世界,便一直充满了向往和期待。

    倒不是因为神往那些传闻中的故事,类似于修者可以御身飞行、可以剑劈九州,游修北只是像其他一些年轻人一样,对于未知的事物充满了好奇,想要去一探究竟。

    其实回想起来,他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遐想,认为自家小院隔壁那个草舍,之所以选择建在与自己的小破院一墙之隔的地方,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才是草舍那位仙师真正看中的人?若不然,那位仙师第一个敲响的,为什么是自己的院门?

    心中不只一次有过这样的念头,并且在草舍建立后不久,随着越来越多神神秘秘的人来到青水城,在石板街上建起那些个商铺、小院之后,游修北甚至不知为何,都觉得这一切都和自己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或许,他就是那个人所欲争的绝世之才?

    脑海中浮想联翩,游修北转而笑了笑,又摇了摇头,看着依旧空无一人的街道,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很傻,傻的甚至有些可爱。

    街外却猛地飘起大雪,越渐凶猛,仅片刻功夫就已是铺天盖地的势头,整个天地都仿佛被雪花填充满,没有留下丝毫的孔隙。

    来者皆是客!既然还是来了,就进来坐坐,喝口茶,暖暖身子!这雪下的古怪,可不要冻坏了身子,染上风寒可不是小事!梁博手中不知何时又捏上了一个茶碗,只见他一边品茶,一脸从容之色,冲着大雪中说道。

    游修北双眼眯缝着,并没有看到大雪外的街道上有任何身影存在,只是他耳旁紧接着响起脚步声,随即就看到一高一矮两人,已经是穿过了雪幕,进入了良品铺。

    两声惊疑声同时响起,前一声来自于游修北口中,后一句却是由刚踏入良品铺的两人中,那个身高较矮的那位。

    来人却是一老一少,老者容貌越六十多岁,满头白发,一脸倦容,只是提拔的背脊,依旧给人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另外一位却是一个小姑娘,十三四岁年纪,粉嫩的小脸被风雪吹的通红,两笔弯眉上还挂着冰珠,只是让人奇怪的是,似乎她对于这一切,好像没有丝毫的察觉,脸上只有平静,其中夹杂着一丝不显见的高兴。

    而此时,她正注视着游修北,脸上笑颜愈甚。

    梁博并没有去打量踏入良品铺的两人,反而回过头看向游修北,脸上闪烁着疑惑不定,问道你们认识?

    点了点头,游修北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这对父女。他转头看向良品铺的后院,脑海中想象着被五花大绑丢到床上的洛怀良,忽然觉得情况有些难以应对,左右为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