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现代修真小说完本长篇 > 神话小说 > 乱剑行 > 第三十七章:直语

乱剑行:第三十七章:直语

小说:乱剑行作者:卢子尘

    左莫晓这一推测,自然是根据游修北和宁图生那夜的对话而来。游修北点点头,又看向赵雅摹,后者会意,说道想来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个灰衣人,应该就是端木羽成,只是他改换了容貌,所以洛师兄才没有认出来。

    至此,以游修北三人逛山、发现到那无数异兽和黑衣人为开端,到如今从小郡主口中说出的,端木勇父子的情况,前后的情况都能一一串联清楚。但是这样一来,游修北却反而更加不敢去相信,这会是所有事情的真相。

    南佳小郡主始终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将所知道的情况,全部都说出了口。实际上她并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甚至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更不敢相信自己有勇气将知晓的一切都说出口。脑海中,父亲的责骂,鬼婆婆的失望,都已经演练过无数次,而自己并不愿意让任何人失望,特别是父亲和鬼婆婆二人。

    更不用说此时此刻,身前不远,那个依旧安然呼吸着空气的左莫晓了。因为,自己让父亲失望,肯定会让这个自己讨厌的人,非常的开心。

    南佳看着脚下的石板,视线稍微往前移动,而后所见,便是正瞧着二郎腿的左莫晓。

    仅一米半的距离,南佳有十足的把握,如果自己愿意,完全可以在一次呼吸的极短时间之内,拔出怀中的‘风雪小剑’,在左莫晓、游修北几人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跨过一米半的距离,而后将风雪小剑刺入左莫晓的眉心,冻结他的脑袋,终结他的生命。

    而左莫晓心脏停止跳动,就意味着,父亲交代给自己的重大任务,得以成功完成。而自己回到南山郡后,往后的近六年,都可以继续待在父亲的书房中、自己的闺阁内,无忧无虑生活长大,直到成年,直到可以去承担那无数风雨。

    南佳还十分清楚的记得,在自己十一岁生日的那天,在南山郡的武斗场中,自己凭借着手中这把刚由父亲赠予的‘风雪小剑’,将一众南姓弟子全部击败的场景。那时的她,站在武斗场正中,看着身周无数或咬牙切齿、或恐慌不安的族人,心中有着小小得意,想着,自己凭借着艰苦的努力和过人天赋,终于得到了父亲和鬼婆婆的认可,并且一身已算是相当强悍的修为,终于可以靠自己的实力,在南山郡中站稳脚跟,可以尽量少的去依靠父亲和鬼婆婆,减轻自己给他们带来的压力。也不用再去担忧被人欺负,更不用害怕某个深夜被人刺杀在床头。

    但是,那时的南佳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修为实力的进步,不但没有解决自己面临的问题,反而带来了更多的麻烦。在十一岁夜宴之后,父亲吝书生忽然又宣布,南佳以郡主之位的身份,正式开始接手处理南山郡大小事务。

    而第一要务,也算是一个锻炼的过程,就是要求南佳亲手杀掉左莫晓,这个近年来成长越来越迅速,威胁越来越大,同时又是默剑州‘最后一个余孽’的人

    心中思绪万千,南佳更将杀人后,如何逃脱出云山、如何返回南山郡的计划,粗略顺了几次。但是,依旧看着翘着二郎腿,始终平淡的左莫晓,不知为何,她就是生不出杀掉对方的勇气来。

    为什么自己可以很勇敢,勇敢到将鬼婆婆和端木山庄的勾结,向左莫晓说明,却不敢直接动手杀掉他?杀了他,不是更简单些么?南佳这样想着,心中却并不明白。

    长这么大,南佳直到现在还没有杀过人,这或许是父亲吝书生授意,为的就是让她第一个所杀之人,名为左莫晓。但是不管是想象中,还是和鬼婆婆一同所经历过的,她都觉得,杀人并不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甚至有次远游在外,她和几个不知好歹的恶徒遭遇,那些恶徒试图抢夺她和鬼婆婆身上的钱资,结果直接被鬼婆婆斩杀一净。

    那时的她,并没有觉得取人性命,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就好像是家常便饭,饮水喝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游修北和赵雅赕二人正自思索,颇有些紧张情绪,他们琢磨着眼下的局面,并且几番互相对视,想要看出对方心中的想法。而至于南佳心中那无数小心思,他们并不知道。甚至,二人此时根本无法理解,南佳小郡主为什么会将这一惊天消息,直接说出口来。

    那边面无表情的左莫晓,忽然疯狂大笑,简直停不下来。游修北回过神来,面带诧异看着他,十分不理解,左莫晓这又是发什么羊癫疯。

    忽然又有脚步声响起,柳树下几人下意识回头看去,却见宁子训迈入院中,一脸焦急神色,直接道大事不妙,此前我们所见的那些异兽群,已经攻击到出云坪那边的散修聚集地了。

    实际上,游修北话刚一问出口,还没有等来左莫晓的回答,他心中就已经有些反悔。

    此前和左莫晓一同,二人制造了那样一出闹剧,欺负一个年仅十二三岁的小女娃,虽然在计划之初游修北心中有所考量,但还是选择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但是,当时游修北真的坐到了那茶棚之中,耳中真的响起了左莫晓散步的谣言,他心中才有些明白过来,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当然的那样简单,只有真的经历到那个阶段,才会知道自己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而当时,看似轻松饮茶的他,心中实则有些慌乱。只是情况随着发展,已是呈现出了骑虎难下之势,后面也只能将计就计,将闹剧进行到底。

    他和南佳小郡主本身无怨无仇,不似左莫晓一般,和对方有着牵涉上百年的恩怨,因此无论如何来说,以现在的立场,都没有资格去指责左莫晓。

    看了一眼再又捏着衣角的南佳小郡主,游修北不知应该如何去回答左莫晓的话,只觉得柳树下闪烁的斑驳光影,很是刺眼,很是灼人。

    南佳郡主忽然迈前一步,仿佛是终于鼓起了勇气,那尚显稚嫩的嗓音微有些颤抖我这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们,鬼婆婆和那个叫端木勇的人合作,是为了抢夺‘慈小文仙’募集的钱资,还有还有杀掉你

    她说着,抬手指了指左莫晓,又猛然低下头去,只是盯着自己那双小巧玲珑的绣花鞋。

    小郡主的声音十分微弱,稍不注意可能就会错失,但这细弱蚊声的话,听到游修北和赵雅摹二人耳中,却瞬间刺得他们耳膜巨痛无比!

    双双起身,游修北和赵雅摹脸上满是惊慌疑惑神色,二人又对望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可置信。游修北紧接着问道刘文妤?端木勇?你的意思是说,那灰衣男子,是端木山庄的人?

    小郡主想了想,点了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只是听鬼婆婆的话,那个老一些的,叫端木勇。然后有一个年轻些的,确定是穿着一身灰色衣服,那个端木勇喊他‘我儿羽成’。

    并没有因为小郡主忽然报出的秘闻,而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左莫晓面有思索,对着游修北道端木山庄我去过好几次,也算有些了解。那个叫端木勇的,是端木山庄外庄之主,他确实有个儿子,名为端木羽成,想来应该是你们之前见过的,那个灰衣男子。只是,出云山中那位洛怀良,和端木羽成自小相识,不应该见过却认不出他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