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现代修真小说完本长篇 > 神话小说 > 乱剑行 > 第七章:书童嚷云山

乱剑行:第七章:书童嚷云山

小说:乱剑行作者:卢子尘

    但是依旧如此前所见,二人脸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愁容,阿容更是明显,微蹙的眉毛仿佛永远不会解开。游修北心知二人定有旁的心事,不愿再令他二人在自己身上多有忧虑,于是出声打断。

    姐妹二人也是明白人,见游修北如此,都是难得露出一丝善意的笑。

    又询问了些此时所居之地的情况,三人陆续出了竹屋,而随着眼前景象豁然印入眼帘,虽是早有耳闻,游修北亦是惊叹一句:出云上山,云纵而翻,苍龙有歇,不归终南!

    竹屋外便是山巅,山巅下便有云雾。正值日落时分,万千晚霞盈于天地,脚下云雾翻涌如潮,晚霞续而又染了云雾绚烂。

    所有修者都知出云山落霞如何壮观,百千词藻尽数用上也不嫌多;但真见了,我觉得‘不舍’二字足矣。却是阿清开了口,面带微笑对着游修北说道。

    游修北微笑点头同意,又发现到山巅悬崖旁坐着几个人孩童,还有一人两袖空空随风飘荡,虽然对着霞光看不真切,想来也肯定是陆爷爷无疑。

    游你醒了。若不是游你,我想清儿容儿他们,也很是危险吧!这两孩子也真是的,无辜去招惹那异兽,却是冲动了!察觉到背后有人,陆爷爷当下转过身来一瞧,后笑道。

    他双手断去,仅右手臂残留有半截,此时话语间,下意识地去想去挥舞双手,结果只是那半残肢挺起衣袖,莫名显出一丝凄凉。

    只是他那苍老的脸上,丝毫不见任何悲色。

    这还是那个刚不久前失去了乡村、刚不久前还嘶吼出声,甚至没能察觉到自己双手已失只是为死去的邻舍悲鸣的那个陆爷爷么?

    随即看向悬崖旁手舞足蹈兴奋观赏落霞的孩童,他心中便有几分明了。

    清儿、容儿,之前那位姓叶的长老说是可以将咱们都收入她那一脉,你们两人都由她看过了,修行资质都是万里挑一,依照爷爷的看法,不如便在山上安心修炼。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陆爷爷唤过孩童让他们入了一旁几座竹屋,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渐渐消失于远山的落日,说道。

    姐是打算先留在此处修行,待得实力长进;但是灵儿还在外面,生死不知,我等伤势恢复便去寻她。说话间,几人陆续进了一栋大竹屋,围坐在一张可坐七八人的大方桌前,那几个孩童洗漱干净了,也便进屋连续坐下。当下阿容在一旁灶台前去张罗晚饭,阿清给她打着下手,一边回道。

    游修北起身去帮忙,趁隙询问一声,得知原先几天一直是出云山派弟子送来饭菜,后来他们觉得过意不去,便向出云山讨要了食材,自己动起了手。

    自游历在山野间的游修北对于炊事自然不会陌生,当下帮着洗菜切肉,动作很是娴熟;不过让他颇为意外的是,阿容一手握抄勺、一手掂铁锅,不但丝毫不厌恶那惹人呛鼻更有害她肌肤柔嫩的油烟,反而脸露专注神色。

    似乎对于她,如何将食材制作成美味的菜肴,也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这与她那脱俗出尘的气质很是不搭,不过让游修北心生不少好感。

    饭菜很是美味,游修北再又赞叹一声。

    忽然响起敲门声,来人却是洛怀良。

    他一副风尘模样,再无任何潇洒可言,显然一路赶回出云山,应是第一时间便朝着此座山头而来。游修北此前从阿容口中便得知,洛怀良对于岗村一事极为上心,不但亲手救下了他们,在出云山上,也是力排众议,表示应将岗村幸存之人全部收入山中;而因为陆灵被俘虏走,他也颇为自责,一直奔忙在外找寻。

    倒不是因为其他原因,游修北知道,此前他不辞辛苦背着自己连夜赶回出云山,便是那一腔侠义心肠最好的证据。

    阿容见他一脸灰尘,去捏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在热水中打湿递上。洛怀良谢过一声便胡乱抹起脸来,也不擦拭干净,便放下毛巾道:却是没有找回陆灵姑娘,抱歉!不过你们放心,此番还是追查到了很重要的线索,想必应能凭此查出陆灵姑娘被挟持去往了何处!

    听他这一番话,游修北便知他急急赶来,只是为了让阿容陆爷爷他们稍微放心些——在岗村时他得知了陆灵和阿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便一直忧他人之忧,这一点,让人不得不敬佩。

    游修北此前被吕清言救治时,欲要答谢并无机会,此时又见到洛怀良,自然不会不作应对,当下急忙起身上前答谢一番。而洛怀良性子似乎和他有几分相像,二人三言两语就互生好感,加之年岁相当,当下直接‘洛’‘游’亲昵称呼起来,却并无任何怪异之感,只是随性而为。

    游修北是真心感谢洛怀良的,若非是他,李淳淳的那道古怪剑意必将让自己的修行路麻烦重重;而至于真正出手治疗了自己的出云山掌山吕清言,他尚且没有想清楚自己要如何去应对

    后却是忽然咕咕一声,洛怀良的肚子竟是叫出了声。

    你要是饿了,这有多余的饭菜,不妨一起吃。阿容报羞一笑,让洛怀良也很是不好意思。不过看来他是真饿了,并不拒绝,提了碗筷便生吞活咽起来。

    许是听到桌旁几个孩童的轻笑,洛怀良察觉到自己吃相定然极为不雅,手中速度也慢了下来。阿容因为洛怀良只是一人而回,陆灵并未能寻着,心中忧郁间也没了食欲。她正自捏着筷子发呆,见洛怀良停了手,下意识便提起筷子,飞速朝他碗中夹肉夹菜;忽而又感觉到不妥,手在空中一僵,便低下头去,不再言语。

    游修北吃饱起身,放下碗筷便出了木屋。山巅星光点点,他却没心思欣赏,低头见着地上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子儿,没由来的觉得十分碍眼,当下抬脚踢去,石子儿划过一道弧线消失于山崖。

    觉得身后有人,转头看去却见阿清正眯眼瞧着自己,于是刚要抬起欲将另外几块石子一一踢飞的脚忽一僵,又放了下来。

    洛师兄,洛师兄!山下忽然响起一阵高喊,一个手持拂尘的书童已经出现在木屋前,边跑边大喊,洛师兄!谷长老让您赶紧前往出云坪,长老们可都等着您呢!您也真是的,一回山不禀告一番,怎得先来了这儿!

    书童叫嚷间,洛怀良和阿容出了屋,当下又见他对着游修北阿容几人,挤眉弄眼道:你们几位,也赶紧随我去出云坪!这事儿可闹大了!闹大了!

    出云山作为天下四宗门之首,其地界内,自然少不了一些依仗着这风光无限的名头而选择栖息于左近的凡民村落,乃至市镇。不同于野兽凶禽,天下间万千异兽,很多可并不是不懂修行的凡民可以对付的,因此基于安全上的考虑,将住所安置在出云山脚下,背靠着这棵大树,自是无需再多担忧。

    不过这几天一个让人颇为惊骇的传闻在出云山山脚下不胫而走:出云山东南五百余里处一个名叫岗村的山村,一夜之间化为灰烬,村中凡民死伤几十数,全村只幸存下男女老少七人。而若非是游历归来的一位出云山弟子恰巧路过,很可能全村不会有一个活口;而那行凶的恶徒,更不会在当夜便被惩戒杀死,使得正道得以宣扬。

    这一传闻让很多栖息在出云山山脚下的凡民受到惊吓,但毕竟出云山高高立在那山上,虽然站在山下遥望而去,可以窥探到些许山中的神秘,但凡民与修者隔着那厚重云雾,传闻便一直会是传闻。

    于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过多少时日,很多人便都忘了那个叫岗村的山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