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穿越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34章 妖女

逆刀风云:第334章 妖女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尹路道这妖女带着碍手碍脚,我留下来看着她得了。

    梅凡子正想说话,吴富裕道快追罢,迟了让他躲起来就糟。说完领着六名神农帮弟子沿脚印追赶,他见敌人受伤颇重,以为有机可乘,如能诛杀巨恶郑安,他吴富裕及神农帮的称号,将一夜之间传遍江湖。梅凡子不再说话,即领弟子跟上。

    尹路看着众人背影消失,嘻嘻一笑,对江芯月道妖女,你在这儿干什么?江芯月没有理睬他,尹路道你还在等那个狗贼么,死了这条心罢,这时他只顾着自己逃命,你是死是活,他才不管呢。江芯月依然不说话,转头望向山林。

    眼前少女肌肤胜雪,容貌秀美娇俏,吹气如兰,尹路越看越心动好一个绝色美人儿,怪不得那狗贼拼了性命前来救她。前后左右环视一圈,岭上白雪皑皑,除了雪花落下的声音,寂静一片,便道江小姐,你是那的?家里还有什么人?边说边坐在江芯月身旁。江芯月身子挪了挪,与他离远一点。

    尹路屁股移动,又问郑安与你是什么关系?他年纪这么大,做你父亲也可以。江芯月终于开口说话你年纪小吗,不要脸。尹路嬉皮笑脸道我只是相貌老成,其实哪,我三十还没到呢,郑安狗贼起码有四十多岁。江芯月冷冷道你年纪大小与我何干?尹路怔了一怔,厚着脸皮道江姑娘,我尚未婚嫁,你眼下又孤苦伶仃,只要你肯跟着我,我和掌门师兄说情,定会饶了你,大把荣华富贵等着你。说完又往江芯月靠近,闻着她香熏的气息,禁不住心猿意马。

    我是你们口中的妖女,他们能饶得过我?

    能,一定能,妖女不妖女,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只要你肯跟我,我就说你是被恶贼挟持,迫不得已,刚才你不是说了吗,妖女称号,只是我们强加在你的头上而,要摘下来,还不简单。

    江芯月嗤的一声笑,眼中满是卑夷之色。尹路还以为她心动了,道江姑娘,我那里比不过郑安恶贼,他能给你的,我尹路也一定能给,并且给得更多,更好。

    江芯月陡地站起走开,道这位嵩山派的大爷,看你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怎地说这等话,不怕旁人笑话吗?尹路立马站起,道江姑娘,你也知道我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眼光可真是不差,你便跟着我,包你每天吃香喝辣。江芯怡冷冷道吃香喝辣有何好?尹路越看越是心动,禁不住伸手去抓江芯月小手,道你不喜欢吃香喝辣,神仙日子总喜欢过罢,我能让你天天快活似神仙。江芯月甩开他的手道你想干什么?尹路心痒难耐,笑嘻嘻道没想干嘛,哎,江姑娘,你有意中人没有,你觉得我怎么样?江芯月道我有没有意中人与你何干,年纪已一大把,还说这些话,真不知羞字怎么写。

    尹路只觉她骂人的模样儿也是绝美,禁不住急色起了歹意。侧耳倾听,已然听不到师兄等人的声音,又前后左右观察,确定无人,便道江姑娘,咱们进林子里说会子话罢。江芯月道去林子里干嘛?不去。尹路伸手又捉江芯月的手,道说些悄悄话儿。江芯月缩手连躲,叫道喂,你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怎地这样不知自重?尹路笑道名门正派的弟子也是人,见到美人一样会心动。

    你打横来讲,你这么容易心动?心动就要动手动脚的吗,大街上那么多吸引人东西,难道你都去动一动吗?江芯月斥咤他道。

    原来暗器没能伤到郑安,群雄便只虚张声势前去追赶,少林双僧及嵩山派掌门人吉双吉都没有跟出来,无人带头,谁也不敢真正去追赶。有些幸存的人巴不得郑安及早离开,保得一条性命,也保得颜面。出了崇武园群雄便都停下脚步,只嘴里狠狠咒骂。其实,杀不杀郑安于大部分人并无关系,参与围攻,实在是形势所逼,旁人向前拼命,自己又岂能无动于衷?

    郑安没见敌人追来,顿时放宽心,一屁股坐于雪地中,看那光溜溜的双脚,已然烧得红肿破损,一颗颗水泡布于其上,疲于奔命时不觉什么,此刻坐下来一碰即痛得入心入肺。江芯月束手无策,只是道郑大哥,我是不详之人,总是累得你受那么重的伤。郑安苦笑道傻瓜,这与你何干,郑安受伤,那是命中注定,逃不了的。撕破外套,咬紧牙关以布缠腿脚。看着他鲜血淋漓的双脚,江芯月心痛得连连直掉眼泪。

    郑安微笑道小姑娘别哭,我没事,你也不会有事。

    江芯月握着他的手,双眸泪眼婆娑郑大哥,你为了救我,将武林中人都得罪了,我值得你这么做么?

    傻姑娘,没有得罪之说。你只是他们猎杀我的诱饵,没有你,同样会有别人,他们杀我之心不灭,郑安总不能束手待毙。

    郑大哥,我都不知怎样才能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只要你好好活着,那便算是对我最大的报答,千万不要轻言放弃。

    我知道,郑大哥,你也不能死。

    郑安捏了捏江芯月纤细修长的葱指,点头道是,神要杀我,郑安杀神,佛要杀我,郑安杀佛。

    江芯月感受到郑安一双大手的厚实与温暖,不禁心神一阵昏眩。

    可是山脚下,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十多个黑点,正沿着脚印追踪而来。江芯月惊道这怎么办好?郑大哥你藏起来,我去引开他们的注意。郑安道怎样藏也没有用,脚印始终会带他们找到我。眼下精疲力尽,逃是逃不了的,该怎么办才好?自己杀死那么多英雄豪杰,死不足惜,只是群雄怕会迁怒于江芯月,不肯放她一条生路。郑安顿一顿道江姑娘,你快快离开,我来挡着他们。江芯月道不,我不走,我会一直陪着你,生也陪,死也陪!

    听话快走,我不会有事的。

    你既然没事,我为什么要走。

    没有为什么,你立即给我走!郑安语气严厉,毫无商量余地。

    江芯月轻轻摇头,道郑大哥,不管你要我做什么,芯月都会听你,但是这一次,芯月让你失望了,刚才大哥你说过,要死就咱们就死在一起,你忘记了吗?郑安脸色愈来愈严峻,江芯月脸上却是柔情渐浓。过得一会,郑安长叹一声为什么,为什么?江芯月便如是多年前的李灵月,都欲陪他赴死。

    江芯月握着他的手,轻声道郑大哥,灵月姐姐可以为你而死,芯月也一样可以,并且,你是为了救我而死,我要是离开,这人,做得还有意义吗?郑安轻轻抽手,道正因为我为你而战,你才要报答这一份情义,好好坚强活下去,不然我这一条性命不是白白浪费了?江芯月再握上他的手,双眼注视着他,目光中柔情无限,道大哥,你不在了,芯月如何能独活?

    山脚下十七个黑点,沿着郑安留下的脚印,一路追踪。这十几人都没有受伤,走得却不快,几可用慢来形容。这群人由嵩山派的梅凡子尹路神农帮的副帮主吴富裕领头,包括八名嵩山弟子以及六名神农帮弟子。追至山岭上,离远见得一个雪人,手握松枝,两只大大的眼睛瞪着各人,嘴角露出诡异笑容。众人心中奇怪,这荒山僻岭,那来的雪人?慢慢走行,发现那雪人的眼珠只是两只松果,吴富裕骂道操你奶奶的,吓老子一跳,我让你笑,笑你妈的鬼。出刀将雪人脑袋砍下,接着一刀捅穿雪人身体。众人再前行,刚转一个弯,又是一个雪人,仍瞪着一双大眼睛,这个则是脸无表情盯着他们,众人心中发怵,尹路道梅师兄,这是什么鬼,一个个雪人摆在这儿是什么意思?梅凡子定定神道有古怪,各位注意。吴富裕大声骂道定是恶贼摆下的疑云阵,我砍死你这狗日的。说完钢刀几下劈削,把雪人破坏殆尽。

    这时一名嵩山弟子指着前面道师父,那女子!众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前方道上,江芯月坐在一个雪人之旁。各人目光立即被吸引,梅凡子警惕地四周张望,担心有埋伏。尹路道梅师兄,郑安奸贼呢?梅凡子摇摇头道大伙儿小心郑安突然袭击,别走散。领着众人,慢慢逼近。

    神农帮吴富裕道郑安被火烧伤双腿,身中两剑,吉掌门的开碑手打正其胸,一路流血至此,已是油尽灯枯,他又不是神仙,还怕他作甚?大伙儿只须谨慎小心即可。尹路道吴帮主说得不错,凭他这么长时间才逃得这么一点路程,就知其已力尽衰竭,不过须得提防他拼命,伤了大伙性命。十七人慢慢逼上,梅凡子道喂,妖女,恶贼郑安呢?

    江芯月对众人走近视而不见,连头也不回,只在慢条斯理堆砌雪人。

    梅凡子与师弟尹路对望一眼,心想这什么时候了,还有闲情砌雪人?伸长脖子看,江芯月身后两行足印通向后山。尹路道师兄,莫非郑安扔下妖女自行逃走了?梅凡子点点头道恶贼受重伤,自身难保,那还有能力照顾这妖女?嘿嘿,刚才还在大厅上说什么同生共死,原来都是在我们面前说得好听,转身就丢下她。尹路主道这叫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走了也好,把这小妞抓回去也能交差。吴富裕缓步走上,问道妖女,恶贼郑安呢,躲到那里去了?江芯月将两只松果安在雪人脸上,转过头,紧紧盯着吴富裕那张满是豆皮长着酒糟鼻子的大黑脸,一声不吭。

    吴富裕双眼射出寒光,恶狠狠问道妖女,为什么不说话,哑了吗?江芯月低下头,不去理他。梅凡子对尹路道师弟你看这两行脚印如此清晰,显然刚踏出来没多久,郑安应该走出没多远,咱们追还是不追?尹路满面疑色,道师兄,你看为什么是两行脚印,郑安一个人逃走,该是一行脚印才对啊?

    此言将梅凡子提了一个醒,绕过江芯月仔细观察脚印,咦,两行脚印大小一模一样,步履倒是有些差别,沉吟片刻,想不出一个所以然,转头问江芯月道妖女,多出的一行脚印是谁的?江芯月道谁是妖女?神情漠然。

    梅凡子喝道你就是妖女,一个害人无数的妖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