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亡灵小说 > 青石为证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炼魂

青石为证:第一百五十六章 炼魂

小说:青石为证作者:巳午未

    七天。空法师叔说完,又是念了一句佛号。

    古卿愣了愣,又是苦笑,自嘲道:我为什么总这么给自己找罪受啊,不进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两人在鸿沟的这一侧休息了一日,主要是古卿的受伤太重,需要疗伤调养。

    此处乃是北海之眼,冰层以下,并不能见到阳光,所有的光源无非都是古殿外的那一层光罩,但相比于阳光来说还是有些昏暗。空法上人与古卿休息了一日,终于起身,继续想古殿里面走去。过了鸿沟前行五十余步,有一道廊门,廊门后面,是一条幽深的甬道。甬道笔直向前,并无拐折之处,大概有二三百步长,尽头处立着一尊雕塑,因距离太远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样的雕塑。

    空法上人示意古卿小心这甬道,此处甬道看似无害,却有大玄机大凶险,踏上去之后不能用眼睛看路,也不能用耳朵听,感觉也是无用,你现在看到多远实际上就是多远,但是中途你睁开了眼睛,或是相信了自己的耳朵判断,那你这一生怕是都要被困在甬道中了。

    古卿的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不能用眼睛,还不能用耳朵,感觉也是无用,这要如何走得过去。

    空法上人示意古卿看向甬道这头的的石壁,只见石壁上刻着一句话:闭合耳目,直行二百六十七步,到矣。

    古卿咽了口吐沫,道:真的按着这个石壁上所说走吗?

    空法点了点头,非如此不可。老人等古卿平静了一会儿,这才问道:准备好了吗?记住了,二百六十七步,多一步少一步都不行,中途无论遇见什么事也不能睁开眼睛。

    古卿点了点头。

    空法依旧在前,闭合耳目,迈进了甬道之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古卿跟在后面,也依样闭合耳目迈进了甬道。二百六十七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走一步古卿的内心都在忍受着煎熬,虽然闭合了耳目,包括耳朵也是用真气封住,可是他还是会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有时是有人在他的耳边轻语,有时似乎又看到了一张狰狞面孔扑向自己,如此种种,若非空法师叔提前提醒,自己恐怕真的忍不住要睁开眼睛了。

    一切似乎很顺利,古卿这么走了二百六十五步,忽然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甬道尽头的那尊雕塑前面了,古卿心想,每个人的步子大小都是不同的,旁人二百六十七步到,而我步子稍微大了一些,二百六十五步就到了,也很正常,前面就是雕塑石像了,再走就撞上了。想到此处,古卿就要睁开眼睛,突然,就在此时,只听得前方有人一声断喝:不可睁开眼睛。

    古卿微怔,这是空法师叔的声音,可是这一路走来他似乎也没少听见这些声音,包括空法师叔的声音,无非是劝他睁开眼睛或者回头的话语,此刻的断喝是真是假?古卿难以分的清楚,可是如果是真的,又该如何?他耳目闭合,能听到声音应当是假的吧。可是就在他想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却又停住了,说好的二百六十七步,多一步少一步都不对,既然感觉到尽头了,那就撞上去吧,撞疼了就知道这路才是真的到头了。想到此处,古卿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依旧大步子,准备好了撞上雕塑石像大步踏出去两步。

    古卿咬着牙做好了撞上去的准备,然而,两步之后,前方似乎什么也没有,二百六十七步足了,他睁开眼睛,面前空法师叔正笑眼盈盈的看着他,而他与前面的雕塑石像至少还有十几步的距离。古卿有些后怕,刚刚若是真的睁开了眼睛,恐怕就出不来了。

    古卿上前两步,赶紧离身后的甬道远远的,道:多谢师叔刚刚出言提醒。

    空法老人愣了愣,刚刚?老人摇了摇头,我还在担心你会中途睁开眼睛,好在你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没有睁眼。我到了这边后就一直在这里看着你,并未出言提醒,更何况,我出言你也是听不见的。

    古卿惊愕,张了张嘴,道:可是刚刚若不是您一声断喝让我不要睁开眼睛,我就真的睁开眼睛了。

    古卿回过头来看向身后,又看向四周,这里除了他二人并无其他人。唯有身前不远处的雕塑石像,幽幽然矗立着。

    注:出自《大悲经》。

    古卿拿定了主意,不退,哪怕是死在这里,也不退。

    空法老人点了点头,他倒并非事实赞许认可古卿的作法,只是路是古卿自己选的,他要做的选择无非是帮与不帮,既然如此,无论前路如何,老僧我与你生死同行。

    古卿很是感激的看着这位老人,他也明白老人如此帮他绝非仅仅因这师叔侄的关系,更多的原因是父亲龙丘狄。民间有一句俗语,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自己这一路走来,所受到的帮助说到底大多是因为父亲的缘故,但此时的他还不想摆脱父亲的荫庇,并非依赖惰性,而是他想找到他,找到自己的父亲,不想断了这份联系,如同湘君所言那般,生,要找到他,死,哪怕他只剩下了一抔枯骨粉末,也要眼见为证,否则,决不放弃。

    空法上人指了指鸿沟内的森森白骨,道:鸿沟乃是前行的必经之路,但是需得小心,鸿沟之上有一门法阵,名为炼魂,飞跃鸿沟之时须得以佛门真言法印护住灵台清明。否则纵使你是大罗金仙,也难逃成为鸿沟内的一具无名枯骨,在法阵中我怕是自顾不暇,帮不到你,你我各自听天由命。

    古卿心中惊诧,他知道鸿沟必有蹊跷,却不知这细节,也亏得师叔出言提醒,自己才能早作防范。此时的古卿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将十尾天狸留在了东方落和黑袍那里,当时他因前路凶险不愿白豆与自己一同犯险才做出如此的决定,而此时那小东西若是在此,只消将其扔进这法阵,没准法阵就破了呢,不过这终究是想想而已,若是白豆破不开这法阵,自己岂不是害了它的性命。想到此处,古卿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抬了抬,这一刻,他庆幸没把白豆带来。

    白豆,十尾天狸,跟着他是因信任,它并非他的宠物。

    空法上人与古卿两人并肩而行,佛法金身护体,佛门真言法印守护灵台清明,纵身飞跃,跃至鸿沟之上,进入这炼魂法阵之中。

    刹那间,天地骤变,古卿眼见周遭变化了模样,不再是不久前的偌大古殿,脚下的鸿沟也消失不见,变作了一片无垠的平原,而一直与自己同行的空法师叔在这一刻,也失去了踪影。

    古卿落在平原之上,就在他的双脚落地的刹那,平原之上的前方出现了一支黑衣军团,这军团人数不可计数,只觉得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人人面带鬼面,见之可怖,唯逃之不及。

    然而,古卿明白,他逃不掉,也不能逃。这一刻,他不再刻意压抑自己心中那因修罗之力影响而嗜血好杀的冲动,既然逃不掉,索性不去逃,莫不如杀个痛快。

    青石剑出鞘,无锋无芒,他执剑在手,冲向迎面扑来的鬼面军团,冲进这恶鬼丛中,左劈右砍,一往无前,毫无退意,鲜血在迸溅,生命在消亡,而他,已至癫狂,狂笑中大杀四方。

    这是一片无垠的绿草平原,然而此刻却多了一股鲜血溪流涓涓流淌,不远处一片尸山血海,他一人仗剑而立,蔑视八荒。黑衣鬼面军团依旧有数不清的人活着,他们也毫无惧意的一批批冲上前来,一个个倒在他的剑下。他快要力竭了,但他们还在冲杀。他的身上已经数不清受了多少创伤,伤口出鲜血流淌,有他的,也有别人的。

    他猩红的双眼张开,狂笑连连,修罗道之力遍布全身,忽然,他双掌合十,青石剑飞至空中,现出一柄柄青色光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如此反复,终于漫天遍野都是青石光剑,他猩红的双眼中闪过一丝金光,下一刻,他低声喝道:伏魔剑功。接着,乱剑齐飞,射向四野八荒,铺天盖地,似乎比这鬼面军团的人数还要多。

    不知过了多久,除了他再没有活人了,他一个踉跄,重重摔倒。

    原本他以为会摔在脚下的尸山血海中,可是触之却是硬邦邦的地面。

    古卿疲惫的睁开眼,绿草平原不见了,周遭依旧是古殿的模样,鸿沟就在身后,身前,无力的坐着那位老人,空法师叔,只是看起来他受伤不轻。他以为刚刚的一切都是虚幻,可是低头时却见自己身上可怖的伤口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