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免费小说 > 然后下面没有了 > 368.小么小尾巴

然后下面没有了:368.小么小尾巴

小说:然后下面没有了作者:渔小乖乖

    阿墨立即喜逐颜开。

    这主仆俩却不知道,边静玉其实是从沈家落荒而逃的。待离了沈家的地界,他的心脏还扑棱扑棱地跳着,仿佛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因为,他在沈怡书房中的那一番脑补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刺激了。

    书平和书安跟在后头对着眼神。主子瞧着好高深莫测的样子,怕是又在想着功课了。

    他们从太学赶过来时,为了节省在路上的时间,特意雇了一辆马车。因想着在沈家停留不了多久就会离开,在他们进沈宅时,书平还特意叫那车夫在沈家门口等了一等,想着回去太学时还让这位车夫送。结果,从沈家出来后,边静玉就把那辆马车忘了,也把回太学的事忘了,自顾自地埋头走着。书平只好多给了车夫几个铜板,将那车夫打发了。他和书安不敢打扰边静玉想事情,只安静地跟着。

    忽然,边静玉停下了脚步。

    书平和书安也跟着停下。

    边静玉皱着眉头看着一顶从他身边抬过去的轿子,待那顶轿子走远后,他说:这是官轿。

    官轿有严格的等级,刚刚抬过去的应该是一顶低级官员的轿子。这种轿子和秀才公坐的轿子很相似,但低级官员的官轿顶头包锡,秀才公的轿子只是简单的木头顶而已。此时的人很讲究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南城这边了不起能住几个家境贫寒的秀才公,已经有了出路的官吏是不会住到这里来的。

    官轿只能由官员来坐,不能外借。这条路又是朝着沈家去的。于是,这轿子里坐的是谁就显而易见了,分明是沈巧娘的公爹钱英!沈家如今一心要帮沈巧娘和离,但和离这事不容易,就一直拖着。

    他去沈家做什么?总不会是来送和离书的吧?边静玉朝两位小厮使了个眼色,主仆三人立刻跟了上去。这一跟果然跟到了沈家的门口。待那轿子停了,从轿子里走出来的正是憔悴了不少的钱英。

    边静玉心里有些瞧钱英不起。

    钱英只怕是来求沈家原谅的。不知道是看在沈德源的面子上,还是因为沈巧娘生下的女儿身上毕竟留着钱家人的血,钱英显然还不打算放弃这门姻亲。此前,他已经下了死手把自己的儿子钱松禄打得下不了床了。沈巧娘要做双月子,估计那钱松禄最少也得在床上躺两个月。他也把老妻禁足了。只要沈家愿意松口把沈巧娘送回钱家,只怕钱家的中馈彻底由沈巧娘掌握了。但问题是,沈家乐意吗?

    在边静玉看来,这钱英实在糊涂。钱松禄已经变心,和那兰敏郡主勾勾搭搭时,他可想到过沈巧娘?此番又因为沈巧娘遭到了一顿毒打,他对沈巧娘还留有几分情谊?再说钱英的老妻,就算她被禁足了,可她既然想要弄死沈巧娘并且还付之于行动了,沈巧娘如何还能继续和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若不和离,沈巧娘日后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自然还是和离得好!

    沈家人现在没法去告钱家人,只盼着两家以后再无瓜葛。若钱英真顾着他和沈德源之间的那一点老友情谊,就该痛痛快快地让他儿子签了和离书,而不是三天两头跑来沈家做一些叫沈家为难的事。

    边静玉往前走了两步。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回来。

    主子,咱们要不要上去帮忙?书平问。

    边静玉摇摇头:先看着。他原本确实想要上前和钱英聊一聊,好叫那钱英能有些自知之明,只是他忽然想到,他到底只是和沈二定亲而已,毕竟没有成亲,若是直接管了沈家的事,其实不太好。一个显得他急着冒头,一个显得沈家无人。急着冒头是不懂礼数,而说沈家无人又置沈怡于何地呢?

    再有一个,边静玉对上钱英,是小辈对长辈,有些话不该是从他这样的年轻小儿嘴里说出来的。

    边静玉便打算立在街角看看情况。要是沈家不吃亏,他就不出面了。

    再说那钱英,敲了沈宅的大门后,门没有开,只门上开了个小口子,门房从那小口子里瞧见了钱英,说什么都不给开门。蒋六木讷,此时却显出他木讷的好来了。因主家说过绝对不能把钱家人放进门,蒋六就说什么都不给钱英开门。钱英递上药材,蒋六说不敢收。钱英递上银两,他也说不敢收。

    钱英不能没脸没皮地把事情闹大,只好慢慢地和蒋六磨着。

    眼看着钱英无奈之下把送来的东西放在大门外然后就要走了,门却开了。原来,沈怡要出门买东西。南婪那边平均气温高,苏氏准备的棉服用不上,连夜裁单衣又怕来不及,于是沈怡要去买几件成衣。除此以外,沈怡还要去药店买些不同作用的药丸子。见钱英堵在门口,沈怡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边静玉躲在街角远远地看着,听不见钱英和沈怡说了些什么。

    他盯着那边看了一会儿,吩咐书平、书安说:若是他们起了冲突,我们就赶紧冲上去。钱英这边有随行的轿夫和小厮,显得人多势众,沈怡那边却只有沈怡和蒋六两个人。边静玉怕沈怡吃亏了。

    沈怡并不知道,此时的他并非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见着钱英实在很难有好脸色,若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钱松禄,他大概要控制不住自己去揍他了。但因为此刻见的是钱英,沈怡多少克制了一下脾气。这并不是因为他怕了钱英,也不是他敬钱英是长辈,仅仅是因为他想要顺顺利利地把沈巧娘生的孩子留在沈家。此时不像后世。此时夫妻和离时,父族在得到孩子的抚养权一事上有着极大的优势。

    现在先忍下一口气,带拿到了沈巧娘的和离书和孩子的断亲书,就可以彻底翻脸了。

    于是,沈怡的脸上露出了悲痛的表情,对着钱英一拱手,道:钱伯父,实在不是我们沈家不愿意招待您,但家中太乱。家姐没用,已经被吓破胆了,现在除了我娘,谁都不能近她的身。照她现在这个样子,一不能侍奉公婆,二不能料理家世,三不能为钱家添丁进口,你们钱家就放她归家吧。

    钱英急了,正要反驳。

    沈怡却不等钱英说什么,又压低声音说:况且,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郡主娘娘还等着呢,钱伯父要是在我们这耗上太久,让那位郡主娘娘等急了无论如何,我们沈家是彻底经不起波折的了,还请钱大人放我们一马吧。赶紧的吧,赶紧让你儿子这奸夫和那淫妇凑一块去吧!别再糟蹋清白人了!

    沈怡这话是在讽刺,也是在威胁。

    钱英怕不怕兰敏郡主?怕不怕兰敏郡主身后的长公主?他肯定是怕的。若兰敏郡主真的一心要嫁给钱松禄,那么钱英现在不愿意让自己儿子和沈巧娘和离的行为肯定会惹怒兰敏郡主。什么,兰敏郡主不愿意嫁?这怎么可能呢!对于很多自以为是的男人来说,既然兰敏郡主都已经和钱松禄有些不可言说的关系了,那么她肯定是想要嫁给他的。她若不是想与他长长久久,又怎么会把身子给了他呢?

    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们,总是特别好糊弄。

    沈怡看到钱英脸上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心里嗤笑了一声。钱英未必会贪图长公主、郡主带来的富贵,但他却不敢得罪她们。像他这样的低品小官,在京城里有很多,长公主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