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亡灵小说 > 吾妻真乃神人也 > 70.第70章

吾妻真乃神人也:70.第70章

小说:吾妻真乃神人也作者:宣蓝田

    弥高眼睛晶亮:那我当掌柜?

    他和弥坚是同年跟上虞锦的,同样十四岁,还一同得了赐名,两人却差得越来越远了。弥高最初只是心里有些不顺畅,这半年开始急了。

    等你什么时候把你那毛病改了再说。虞锦没点破,视线一转,落到冯三恪身上,年纪最大的三恪当掌柜吧。他性子稳,能吃苦,也能抠住钱,省得你们乱花。

    冯三恪没因抠门这说法难为情,反倒惊呼出声: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我怎么能做得了掌柜?我都没有卖过东西,连一粒米都没卖过,怎么能开铺子?

    他简直以为自己耳朵聋了,他入府拢共半来月,被逼着去集市买过几回菜,就用尽能耐了。手上没摸过超过三两的银子,算盘上多少颗珠子还没数清,怎么就一下子给升成掌柜了呢?

    虞锦挑眉问他:不开铺子,那你想在哪里做生意?

    冯三恪怔了怔,小心探询:路边支个摊儿?

    弥高轻轻嗤了声,似乎瞧不上他这小家子气。兰鸢却连连点头:我也觉得路边卖点零碎东西好,一二两的本钱,翻两番还好说,摆个水果摊一个月下来也将将就就。可十两本钱要在一月内翻两番,那就是四十两,做什么能赚这么多?

    虞锦安静听完,道:我说两句话,你们且记住。

    她唇角弧度还在,眼里的笑却浅了些。

    一来,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生财之道,只要肯动脑子,处处都是商机。

    二来,咱虞家底子高,缺的不是踏踏实实从头苦干的街边小贩,而是能抓着机会借势疯长的野草。

    冯三恪微微张大了嘴巴。

    冬日天短,过了酉时,天就一点点暗了。

    兰鸢、弥高几人都没走,挤在冯三恪的屋子里,各个愁眉苦脸。

    一个早就关门大吉的铺子,四个人,十两本钱,要在一个月里翻两番,便是四十两银子,刨掉本钱得赚三十两才行。

    天底下都难寻这么厚利的买卖。

    掌柜的,你倒是拿个主意呀。弥高冷眼睇着,一口一个掌柜的,仿佛专门挤兑人似的。

    连屋里的博观都皱起了眉,冯三恪却只瞧了他一眼,一点脾气都没有。看满屋人都盯着他看,只好道:不早了,都回去歇吧,明儿先去铺子看看,再拿主意。

    兰鸢笑眯眯:爷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没准明早起来就忘了这回事了。这都腊月初二了,过了腊八就是年,拖到年后再说吧。

    冯三恪默默想着,难怪锦爷说府里这群孩子懒,拖拖拉拉果然不假。他站在门前,目送仨孩子各回各屋了。

    博观屁颠屁颠凑上来:冯哥,你们要出去开铺子了?

    带我一个呗!

    我能端茶递水,扫地抹灰,还会认字会拨算盘诶冯哥你刚说什么?

    冯三恪眼里带笑:我说好。

    哎呀冯哥你怎么这么好说话!真够意思!不行啊冯哥,你耳根子不能这么软,要是还有别人想入伙,你都得推了知道不?人再多锦爷就不高兴了。

    入府半月,冯三恪本以为自家主子是那种三思而行的人,开铺子这么大的事,总得先选好店的位置,然后拾掇出来,坐下好好琢磨琢磨能做什么买卖,从哪里进货,放店里怎么摆,怎么揽客没个十天半月怎么能做得起来?

    到了第二天大清早,他就不这么想了。

    彼时天刚亮不久,昨晚又下了一整夜的雪,清早正是寒风呼啸,地上碎雪籽被风卷起扑到脸上,冻得人一哆嗦。

    院里的门卫探了个脑袋出来,冲几人嘿嘿直笑:我翻了黄历,今日宜出行,宜开店,你们几位必能一帆风顺马到成功!

    商贾之家,就算是守门的,也有逢人就笑的能耐。调侃完了,啪得关上了侧门,还是从里边上的锁。

    兰鸢搓了搓手,瘪着脸,都快哭出来了:哪有这样的啊,我早上睡半截呢,姐姐跟我说院里走水了,我慌里慌张穿好衣裳跑出来,房门就给我关上了!去年我姐姐就是这样被锦爷扔出来的,给十两银子,带一包干粮,往大街上一扔,这就不管了!店开起来以后才能回家去!

    余下三人都跟着一哆嗦。

    一群少年在园里打雪仗的声音一直传到后院来,博观坐不住了,去园子溜达了一圈,又回来了,冯三恪问他为何,博冠摇摇头:留你一人太闷了,一会儿又该换药了。

    于是两人坐在屋里一起闷,博观索性翻箱倒柜,找出本账本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