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现代修真小说完本长篇 > 废物崛起 > 运河天地之武运天河 > 第254章阿离的心愿

运河天地之武运天河:第254章阿离的心愿

小说:运河天地之武运天河作者:百世经纶

    今日大殿上,江墨丝毫不给自己留情面,手刃合欢,之后又伤了江飞狐。自己虽是没有什么意见,权衡之下他更看重江墨,可是,江墨这样的做法却是在众人面前打自己的脸。于是,眉头紧蹙,竟是狠下心来,点了点头。

    一切小心从事。南越君王沉声道。

    江飞狐得令,眸中闪过一丝计谋得逞的快意,随后便立刻行了礼,退出大殿,为今夜的刺杀行动做准备了。

    来人!将合欢公主的尸首拉下去!南越君王看了一眼合欢公主的尸体,眼中却没了刚刚在郭动面前表现出来的激动心痛,甚至是,充满厌弃,宛如看着一堆垃圾。

    随后,眸光一沉,陷入沉思之中。墨儿,不是父王狠心,而是,这南越,比你重要啊。

    江墨?南越君王看江墨半天没有动静,虽是恐惧他周身的春生,却还是状着胆子问道。自己好歹是他的父王,他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吧。

    而郭动却是一直盯着江墨,他对自己的打量,全都看在眼里。只是,心中却是涌出了一丝疑惑,按照江墨这疼爱阿离的程度,自己既杀死了阿离,又攻破了明月关,欺上了南越王宫,江墨却是帮自己,不帮他的父王与皇兄。甚至,出手杀了自己的表妹,伤了自己的哥哥。于情于理,都是说不通啊。

    桃花酿,自是给有故事的人喝。江墨转过身去,一席玄衣,翩然而归。

    而就在转身的刹那,江墨一直冷冽的眼神却是划过一丝悲痛。

    阿离,哥哥能帮你做的,也已经做了。只希望黄泉之下的你,不要害怕,就算没有哥哥陪着你,你也能安心。只是希望,下辈子,你我再做兄妹,都不要投身于权贵人家,平常百姓的日子,或许更惬意快活。

    郭动看了一眼江墨离去的身影,又一眼手中拿着酒樽里的桃花酿,果然,这酒是江墨准备的。只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不杀自己,却让自己想起难忘的回忆?这也太不像江墨了吧。

    只是郭动不知,江墨心里恨不得将郭动千刀万剐,却只为了阿离的一句切勿为难南熏而隐忍。他知道,妹妹已经走了,回不来了,便想着不能让她白白离世,能为她做一点,便做一点吧。

    这 南越君王看着江墨离开的身影,心中凉了大半截,却是强力稳住身形,想向郭动解释,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下好了,合欢没了,别说杀了郭动,就连联姻的人都没了,自己手中对郭动的最后一个威胁都不存在了。这江墨也不知是哪里不对,竟选择帮了郭动。南越君王眼底闪过一丝狠毒,只恨江飞狐境界太低,杀不了郭动,以解心头之恨呐!

    此时,颜芷和许洛则是不明所以,也不懂江墨刚刚说的桃花酿啊,哥哥妹妹啊,配不配的,只剩下沉默,配合着这大殿之上的肃静与恐怖气氛了。

    郭动放下心中的疑惑,连同,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站起了身子,开口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今日这场戏,还算是热闹。也谢过南越王舍得让合欢公主演这出戏了。郭动看向南越君王,目光阴冷,没有一丝温度,本太子也累了。今日,便到这里。要事,明日再说。

    说罢,便起身向殿外走了出去。颜芷、许洛见状,也连忙起身,稍微向南越君王行了个礼,便跟上前去。南越君王以及大殿上的官员都朝着郭动离去的方向行了个礼,大殿之上,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两尊煞神终于都走了,他们也能安心回家睡个觉了。

    然而,就当郭动走出宫殿,南越君王终于憋不住了,啊地狂吼一声,油腻的脸上满是恨意,之后,便是袖子一挥,一桌子的玉盘珍羞,美酒佳酿全都砸到了白玉地面上。叮咚作响,众人又是一阵屏息凝神。没想到,这场宫宴吃的真是如坐针毡啊!

    郭动听着这声音,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眼底尽是不屑。这都耐不住,也不知这人是怎么当上南越君主的,这般计谋,还和他斗?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今夜大家搭好营帐,守在太子住处周围。现在,随我来!许洛一声高喊,浩浩荡荡的军队便跟随郭动、许洛和颜芷而去。

    父王。江飞狐忍者身上的伤痛,向台阶上的南越君王走去。

    此刻南越君王心烦气躁,自己的什么计划都没了,合欢死了,江墨不与自己为伍。他只剩下举手投降了,南越独立的美梦已经不复存在,到底还是要归属清水国!

    听到江飞狐的话,南越君王在台阶上踱来踱去,不耐烦的招手,说!

    江飞狐绕过合欢公主的尸体,走到了台阶上,贼眉鼠眼,不怀好意,眼神之中全是狡猾阴毒,捂住嘴巴,悄声在南越君王的耳边说道,父王,此番江墨打破了我们的全部计划,合欢也已经成废棋。若是等着明日,这清水太子南熏定然会说归属投降的事情,到时候,我们南越

    废话!南越君王怒吼一声,用得着他提醒自己王位不保吗!若是不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他也不会这么烦躁了。心中怒气一上,更是觉得江飞狐比不上江墨了。

    不只是灵力、境界、阵法,现在,就连脑子都是比不上了。之前江飞狐不是机灵狡诈吗?怎么此刻成了这样?当初,自己倒不如当时与江墨同谋,只是那几日,江墨将自己锁在房里,一字不言。他也不好去打扰,哪知道自己以为沉浸在丧妹之痛的江墨会忽然出现在这大殿之上,并且坏了他的好计谋!

    江飞狐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指节泛白,却硬是把心中的怒意压制下去,他得好生斟酌着,才能把接下来的话说道父王心上。

    父王,我这有一个计谋。今夜,我去刺杀这清水太子,若是成了,南越自然还是您的,若是不成,我便使用脱身术,南熏也不知道今夜是我还是江墨。江墨今日大殿上的表现,您也见了,定是不可能与我们合伙对付南熏了。所以 就算是被猜出来,我们也有替罪羊的。

    你说什么?!南越君王听到江飞狐这么讲,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竟是把主意打在了自己亲弟弟,江墨的身上。江墨,可是他最为得意的儿子啊,自小天赋异禀,更是银月剑所选中的人。自己不知为这孩子骄傲过多少回,只是 现在听江飞狐这么一说,南越君王的心却是有些动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